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Advertisement

為什麼很多人覺得女生的友誼很假?其實它在 3 個地方非常「真」

Advertisement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“閨蜜”這兩個字已經被妖魔化了。

可能因為它總是出現在這樣的語境下:

閨蜜搶走了我的男友,我該怎麼辦?
閨蜜老是炫耀她男朋友給她買的包。
那天偷看閨蜜電子信箱,我把她收到的 4A 公司的 offer 給刪除了。

……

好像只要故​​事里一出現“我有一個閨蜜…”,就預示著狗血的劇情馬上就要出現了,然後大家一邊嗑瓜子一邊感嘆說:“虛假的姐妹情誼啊,嘖嘖嘖。”

網上有個流傳甚廣的段子,一個女生宿舍,6 個人,5 個微信群。其實按照排列組合來說,一共可以有 C(6,5)+C(6,4)+C(6,3) 個微信群。

後來大家對於“閨蜜”之間的女性友誼,基本是當作一出宮斗大戲來看的。

但是我想了想自己身邊的朋友,好像并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,多數真的是在認真做朋友啊。至少我以前的宿舍,就只有一個微信群。

所以,今天想跟大家聊聊被妖魔化的閨蜜,和所謂的“塑料姐妹花”。
Advertisement

我們先來看看,大家對女性友誼有哪些誤解,以及“閨蜜”這個詞都被潑了哪些臟水:

誤解一:女性之間的友誼不重要

大家常常會碰到那種一談戀愛就消失的女生,我們可能也只是嘴上揶揄兩句 “重色輕友”,但也很識趣地比較少約著出去玩了。

好像雙方達成了一個共識,談戀愛之後,女生就應該自動圍著另一半轉了。

結婚之後就更是如此,調查顯示 妻子們明顯比丈夫擁有較少的朋友 ,花在維護友誼上的時間也明顯減少。

好像社會文化中有一種潛規則,女性的生活重心應該是家庭和愛情,友誼只是在不同階段中的調劑。

就算那些看中友誼、暫時不愿談戀愛的女性們,也經常會被人說:“等你的朋友們都結婚了,就沒空理你了,我看你找誰去?”

友誼對於女性來說,似乎處於一個隨時可以被犧牲的地位。它的功能就好像一部電影一樣,只是當下的過渡性陪伴。在它消滅了你的孤獨,情感上給予慰藉之後,就可以隨時拋棄了。

但是,女性友誼要比我們想像的重要得多。

從進化心理學的角度來說,女性在古時候負責采摘和養育後代,這種社會分工決定了,她們需要一個團體去相互支撐。

在面臨突發情況的時候,男性的本能反應是“戰”或“逃”,而女性會本能地向群體尋求幫助和庇護。

因為當女性與她們的其他女性朋友在一起時,身體內會自動分泌一種叫做後葉催產素的物質,這是一種能夠讓人冷靜和降低壓力的荷爾蒙。

和閨蜜們在一起,對於女性來說,是一種減壓手段,這是被寫在基因中的。

所以,無論是對單身還是處於親密關系中的女性來說,擁有朋友,比我們想像的要重要的多。

*閨蜜是來自人類祖先的饋贈啊朋友們。
Advertisement

誤解二:女性友誼是膚淺的

很多人覺得,閨蜜團,不就是一起吃飯逛街自拍聊八卦順便修圖嗎?

好像在大眾眼中,年輕女性之間能聊的就是口紅包包蠢男友和哪個妖艷賤貨,中年女性就更是 “三八”的代名詞,只會扯一些家長里短、散布謠言。除此之外,還會干些什麼?

不錯!我就是會和閨蜜聊化妝品,我媽就是會和她的閨蜜聊家長里短,但這和男生們聊球星游戲,中年男性聊手串兒不是一個意思嗎。為什麼聊體育就比聊美妝來的更優越呢?

我們是聊這些,但并不代表我們的交往中只有這些東西啊!

被看到的膚淺的話題只是女性友誼中的冰山一角,而在它下面隱藏的是心靈之間的深層交流。

女性在面對摯友的時候,是處於一種敞開心扉(full disclosure)的狀態的。 她們可以坦誠地暴露自己的情感,向對方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。而這些事是男性很少去做的。

有時候甚至覺得女生之間的友誼更加牢固,是因為彼此知道對方的事情太多了,鬧掰了會很嚴重。

但展示自己的脆弱,其實是一種勇敢。

很多男生他們受社會文化的影響, 所以彷佛有義務去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(masculinity),因此有很多本能的事情,逐漸都被視為男性的禁忌。

舉個例子,在對於新生嬰兒的實驗中發現,其實男嬰和女嬰的行為表現是基本一致的。他們都會注視母親,會主動尋求那種親人之間的情感交換,當母親的視線移開之後,他們都會感到沮喪。

但隨著逐漸長大,男孩不再會輕易表露情感,表現得好像是不再需要情感聯結。因為父權文化告訴他們,需要情感是一件很娘(girly)的事情。

而女性不需要去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。因此在友情中,她們其實反倒更加坦誠。

Paul Wright 對於同性友誼的性別差異有一個很有趣的形容。他把男性的友誼比喻為 “肩并肩”(side by side),而女性之間的友誼是 “面對面的”(face to face)。

男性之間是肩并肩一起去做事情,一起打籃球、去酒吧等等。而女性之間的友誼是以面對面地情感分享(emotional sharing)為主,她們會進行自我暴露,相互提供情感支持。
Advertisement

因此,女性友誼不僅僅是一種社交行為,它更是一種更加深層和緊密的心靈行為(spiritual act)。

可能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都有親疏遠近,但如果有人一概而論地說閨蜜間的感情就是膚淺的,那恐怕這個人才最膚淺。

誤解三:相互嫉妒的“塑料姐妹花”

如果說女性友誼不重要、沒深度,都只是誤解的話,那麼說閨蜜之間的友情都是“當面一套背後一套”、“勾心斗角”,才是真正的臟水。

應該是從《小時代》開始,這部電影/小說讓人們看到了超越了傳統女性友誼的一種全新的交往方式:我們的情誼像“塑料花”,雖然虛假,但永不凋謝。

所以有人說,女生之間就沒有真實的友誼,只會互相嫉妒。

但是,友誼中出現嫉妒是一種很正常的事情。只不過大家不想承認自己在嫉妒別人,尤其當這個人是自己的好朋友時。

在之前關於“嫉妒朋友”的文章中我們提到過,嫉妒并不是女性的專利,更不是閨蜜的代名詞。

男性和女性在親密關系中嫉妒的頻率大致相同,只是呈現方式不同。

嫉妒別人的人只會看到對方身上的優點,而忽略那些缺點。但好朋友不也正是這樣,正因為看到了她們的優點,包容甚至喜歡上她們的缺點,才會彼此珍視、成為朋友啊。

所以嫉妒并不是什麼不可容忍的事情,最好的處理嫉妒的方法,就是坦誠地把這種感受表達給對方。

如果你覺得當面承認不好意思,那也可以撒個嬌,對閨蜜說:“嗷嗷嗷嫉妒使我丑陋!”

閨蜜是我自己選擇的家人

我有個認識很多年的閨蜜,關系非常瓷實。我們不在一個城市生活,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,但我倆的聊天記錄是占內存最多的。

曾有人好心提醒過我,“你不要什麼都跟她說,萬一哪天你們掰了,這些都會變成把柄。信任也要有個度。”

我也清楚,信任就意味著會有被傷害的風險,但我依舊和她無話不談,至少當我相信朋友的時候,我勇敢地做出了選擇:在相信與懷疑之間,在寬容與自私之間,在聯結與疏離之間。

她對於我來說,已經超越了普通的朋友,她變得像我的家人一樣。我們曾蓋一床被子,也發誓要走一輩子。

美國著名制片人、演員簡·方達曾說過這樣一句話:

女性之間的友誼會升級為姐妹情 (sisterhood),而姐妹情誼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。
姐妹情誼是多少個日夜的心靈交流、彼此整合,才凝聚出的。它不僅僅是心理層面的親密感,而且能給予一個人強烈的支持和勇氣,并具有改變行為的力量。

社會心理學家 Carolyn 和 Lisa 也認為,在友誼中,比親密更重要的,是對好友的 “社會角色” 的支持。支持并尊重他的宗教信仰、愛好、性取向、理想等等。對對方而言,這種接受與支持也是相互的。

電影《墊底辣妹》中,三個閨蜜眼看著女主那麼努力復習、追求夢想,但還要擠出時間,帶著習題出來和她們一起約會唱 K。

於是她們主動跟她說:“我們不和你玩兒了。”

真正的閨蜜,不是“我們一定要一起玩”,而是 在需要的時候給予你力量 ,是堅強的後盾;而當你追求自己的目標時,也全力地支持你,即使有時需要“推開”你。

這種主動“拋棄朋友”,甚至比“要和朋友一輩子在一起”,還要難得、感人。

這大概就是一個朋友最熠熠發光的時刻吧。
  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