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Advertisement

有位男生看到我是截肢者,羨慕的對我說他也想截肢,聽了理由後我開始同情他...

Advertisement
是這樣的我本身是截肢的患者,常常穿短褲就跑出去了,所以常常非常多的注目禮在我身上,包括了慕殘者 ,一開始我以為他們有什麼目的之類,可是後來我認識一位想截肢的男生,他是同校會計系的一位男生,他說他這個想法從國小就有了,他很想當一位截肢者⋯⋯

其實我聽到這話我傻了好久.... 我心想你是瘋了嗎? 可是後來我們慢慢聊開了,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做biid 是身體完整性認同障礙,這類朋友他們認為身體的某一部分不屬於他們,可是礙於臺灣沒有醫生敢動刀,且會被認為想領保險之類,所以他們一直很痛苦,沒辦法實現自己的愿望,這跟gid性別認同障礙一樣,只是gid的患者比較幸運能夠用兩張診斷證明就可以手術,而biid患者在臺灣是沒辦法的,我因為他我還跑去原本我的醫院問醫生他的狀況,得到的結果也是沒辦法,我其實覺得他們蠻可憐的,自己的身體沒辦法決定自己的身體樣貌,或是這些患者因為沒辦法真的能夠實現自己身體的樣子而有憂郁癥(他就是)站在已經截肢的我不會去反駁他什麼,我反而覺得自己有權利決定自己身體的樣子,心情好身體才會好不是嘛?

他跟我說他看了近30位精神科醫生沒有醫生愿意幫他開診斷證明,或許是醫生怕事吧?我不知道,只是我覺得如果這樣是傷害自己的身體我不認同,因為老天爺生這樣一定有他的作用,畢竟我現在真的很不方便,不過以我的角度 我會問 如果gid可以 為什麼你們biid不行? 如果biid是傷害身體那gid也是吧⋯ 之後其實我遇到近50個慕殘的朋友,每個朋友想做的事都不一樣

有些人說想照顧我!? (好吧謝謝你噢)

有些說要跟我結婚 (傻眼 有些說想摸我的腳 (這個我可以接受啦 畢竟你們沒辦法動刀

有些事想關心我的 這我都接受

我只希望你們有一天都能夠達成你們的愿望 臺灣這族群不少耶。



  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